清理俄罗斯北极荒岛 志愿无怨无悔

2022年11月29日

【 字号:
喀拉海上有座状似食蚁兽的岛屿,上面密密麻麻地堆满零零碎碎的汽车零件和锈迹斑斑的燃油桶。这都是上世纪60至70年代第一波北极开发潮后遗留下的。维利基茨基岛曾是地图上伟大旅程中的一个重要基点,但如今却成了垃圾场。“绿色北极”组织已连续数年开展有来自不同国家志愿者参与的勘察工作,清理岛上的垃圾。
Volunteers of "Green Arctic"
来源:Georgy Andreev/俄新社

http://tsrus.cn/676119

扫一扫

维利基茨基岛勘察工作由非营利组织“俄罗斯北极开发中心”和地区间公共生态社会组织“绿色北极”两家单位联合进行。前者负责科学工作及将整个勘察队送上岛,后者直接负责清理工作。去年夏季科学家们采集了土壤和水样,对垃圾量进行了评估,之后志愿者就开始着手工作。

那些人有自己的任务

地区间公共生态社会组织“绿色北极”主席鲁德科夫斯基(Alexey Rudkovsky)对岛上出现垃圾的原因进行了解释说明。他说:“苏联时期对所有北极地区进行过工业开发,当时那些人有自己的任务。现在有人指责他们,但我认为毫无意义。当时需要迅速开发尽可能多的土地居住。”七十年间往那里运了很多桶燃油给柴油发电机加油,发电机每小时耗油20升。如今已没人记得当时往维利基茨基岛上运过几十台这种发电机。但他们当时并未考虑将包装运出岛,因为没有这样的任务。现在志愿者就是为以后的“开发者”清理岛屿。

鲁德科夫斯基说:“我们需要将这片土地恢复原样,未来我国企业过来开发时我们就可以跟他们说:‘我们把这片土地交给你们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它就应该保持这个状态。’”鲁德科夫斯基称清理北极岛屿的勘察工作为纠错,他们已不是第一年参加这一工作了。2012年,一支志愿者分队曾前往清理离维利基茨基岛一百公里的别雷岛。当时他们徒手收集了75吨金属废料,不过他们觉得还可以收集更多。五年间他们共收集了1200吨金属废料和其他垃圾,拆除19座不适合使用的建筑。这些年中共有来自7个国家的150名志愿者参加了这一工作。

Georgy Andreev/俄新社Georgy Andreev/俄新社

努力徒手工作

2017年7月13日,第一支勘察队登上维利基茨基岛。据科学家小组推算,岛上堆积的金属废料达800吨。据支援运动组织“北极志愿者”主席罗日科夫斯基(Evgeny Rozhkovsky)介绍,志愿者要经过条件非常苛刻的测试才能入队,因为他们要在艰苦的条件下工作和生活,届时要求某个人离岛基本上是不可能的。罗日科夫斯基说:“来的人都是做好充分准备的,他们很清楚他们要去的是什么地方以及他们要做的是什么事。”

志愿者不会接收女性入队,因为工作需要大量体力和耐力,即使是有经验的志愿者,连续15天轮岗工作期间体重也可能会降好几公斤。罗日科夫斯基介绍说:“今年志愿者清理了临近军事单位的极地气象站约10公顷土地及岛屿整个海岸线约20公顷土地。”他们收集了2600多个金属桶和129吨金属废料并堆放好,以便接下来可以将其装上驳船运出岛。

 Georgy Andreev/俄新社 Georgy Andreev/俄新社

天气和熊

每天都有一位紧急情况部的救援人员随志愿者执勤,负责其安全。罗日科夫斯基回忆说:“遇到过熊,但这还不算是危险的事情。”岛上最大的问题可能不是遇到野生动物,而是天气。俄罗斯中部的人还酷暑难当时,岛上就已下雪了,并且狂风大作,甚至房屋明显能被吹摇晃。罗日科夫斯基回忆说,一天志愿者冒雨工作了半天,其余半天则用来烘干衣服。有时会安排一天休息,志愿者们一起在岛上逛逛。

志愿者波克拉斯(Grigory Pokras)今年夏季第一次来维利基茨基岛,但此前已连续三年去别雷岛参与清理工作。他回忆说,最初他只是想去野外,所以就跟去别雷岛探险,不过后来尽管条件很艰苦,劳动很繁重,但已没法拒绝出发去完成这种任务了。据波克拉斯说:“志愿者项目这种形式很有创意,可以满足我内心的需求。参加这种勘察活动的人来自各行各业,有着不同的价值观和兴趣。但尽管如此,所有人都心怀让周围的世界变得更美好的愿望。”

勘察队的其他成员也谈到团队中特别团结。尽管北极气候恶劣,岛上却形成了一种自己的氛围,在这种氛围下工作甚至会感到很愉快。波克拉斯说:“要努力徒手工作,我们的工作速度超快……勘察工作结束时我背部都是紧绷着,确实感觉很累。”他同时表示,打算再去一次维利基茨基岛。

志愿者格安德烈耶夫(Georgy Andreev)已随生态勘察队去过四次北极并写了一篇短评。他说,被正式认定为荒岛的维利基茨基岛常有野生动物光顾,接着就有偷猎者尾随而来。对他们来说,在罕见的废弃建筑中狩猎就像在靶场射击一样。志愿者们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因此调查机构就偷猎一事进行了刑事立案。安德烈耶夫的笔记中也有一些野生动物的积极回忆。例如,一次他们救了只受伤的小熊。他们轮岗快结束时一头母熊带着两只小熊来到他们这边。那晚志愿者们往门栓上钉了几百颗钉子才睡觉。

 Georgy Andreev/俄新社 Georgy Andreev/俄新社

运垃圾难

如果政府划拨资金,清理北极的志愿者项目就会容易得多,但据鲁德科夫斯基介绍,地区间公共生态社会组织“绿色北极”的工作有时会存在一些法律冲突。联邦计划规定,只有某个地方被认定为破坏环境的设施时,才能对其拨款进行清理。为此,该设施必须在自然资源部登记注册,但维利基茨基岛并未被登记在册,因为人均污染规模可以忽略不计,毕竟该岛被正式认定为无人居住荒岛。

鲁德科夫斯基说:“我们在北极的垃圾量与莫斯科州的垃圾填埋场规模永远无法相提并论。把北极的某个地方作为累计破坏环境的设施登记在案,这种事情想都不要想。”但志愿者的工作仍在赞助方资金支持下继续开展。鲁德科夫斯基很难说什么时候可以将垃圾从维利基茨基岛上运出。首先,很难考虑到所有清理因素,因为工作是在极为艰苦的气候条件下进行的。其次,价格相当高昂,仅租船费(要租两三个星期)每天就要80-90万卢布。也就是说通过销售金属废料收回运输成本是不可能的。据初步估计,这些垃圾或将要两三年后才能运出。

需浏览,请登陆《俄新社》网站   

| www.tsrus.cn/676119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