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海强省江苏,海洋经济为何不强

  原标题:沿海强省江苏,海洋经济为何不强

  事关全局和整体

  江苏沿海地区正在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近日,国家发改委印发《江苏沿海地区发展规划(2021-2025年)》(下称《规划》),对这个经济强省的沿海地区中长期产业发展作出规划。

  根据《规划》,江苏沿海地区既要“接轨上海和苏南地区”,又要“增强对苏北和皖北地区辐射带动”。

  《规划》提出,到2035年,江苏沿海地区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综合竞争力大幅跃升,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和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在2020年基础上实现翻一番,为打造长三角强劲活跃增长极、世界级城市群、沿海生态屏障提供重要支撑。

江苏沿海的风力发电站 图/图虫创意江苏沿海的风力发电站 图/图虫创意

  江苏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兼首席专家成长春认为,时隔12年半,国家再次批准江苏新一轮沿海发展规划,说明江苏沿海地区的发展,不仅仅对推动江苏高质量发展重要,而且在服务全国区域协调发展大局,增强长三角引领我国参与全球合作和竞争,积极融入共建“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发展上,也具有重要意义。

  国家对江苏沿海发展的重视和寄予厚望背后,是江苏海洋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的尴尬。

  江苏GDP紧追广东位列全国第二,但海洋经济却被广泛认为是其“软肋”。相比广东、山东、浙江等沿海省份,江苏沿海地区无论是城市能级,还是海洋经济体量,都无法与经济强省的地位相匹配。

  落于下风的海洋经济

  作为海洋大省的江苏,拥有954公里海岸线,海域面积 3.75 万平方公里,沿海陆域面积3.59万平方公里,且地区处于“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建设两大国家战略的交汇点,区位优势独特。

  但与独特的区位优势不相匹配的是,江苏海洋经济的总量及占比并不突出。

  今年4月,江苏自然资源厅发布的数据显示,全省2020年海洋生产总值7828亿元,比上年增长1.4%,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为7.6%。

  成长春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从2009年启动沿海开发到现在的12年中,江苏沿海地区自身的发展“是非常快的”,是江苏发展较快的区域之一,南通、盐城和连云港的经济体量也逐渐壮大。 

  据统计,2020年江苏沿海地区生产总值1.93万亿元,占全省比重从2009年的16.6%提高到18.4%;人均地区生产总值超过东部地区平均水平。

  但在外界看来,与同为经济大省的广东相比,江苏海洋经济无论是总量,还是在地区生产总值中所占比重,都差距明显。

  2020年,广东海洋生产总值 1.72万亿元,占地区生产总值的 15.6%,占全国海洋生产总值 21.6%,连续 26 年居全国首位。而江苏2020年的海洋经济总量上还不到广东的一半,所占比重也是如此。

  如果和广东的对比不具说服力,那么和经济总量排在江苏之后的山东、浙江和福建相比,江苏海洋经济也并不占优。

  2020年,江苏GDP比山东多出近3万亿元,但海洋生产总值却比山东少了5000多亿元。同一年,浙江海洋生产总值9200亿元,占比在14%以上;福建海洋生产总值1.04万亿元,占比达23.9%,均高出江苏一大截。

  此外,江苏沿海还缺乏“明星城市”。

  虽然2020年江苏省GDP达到10.27万亿元,晋级“十万亿俱乐部”,但江苏三个沿海城市并不突出,分别位列全省第4、8和12位。其中,仅南通在2020年刚刚以1.08万亿元总量,跻身GDP“万亿俱乐部”。

  盐城和连云港两市,则长期位于江苏中下游,其中盐城为5950亿元,因海港得名的连云港3280千亿元,经济总量在江苏常年排名倒数。

  因此,有观点认为,在上海、青岛、深圳、宁波等港口城市,都已在全力冲击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当下,江苏沿海却长期缺乏具备足够竞争力的海洋中心城市。

  这也成为江苏发展的“阿喀琉斯之踵”。

  不容忽视的制约因素

  江苏沿海地区相对落后,海洋经济发展相对缓慢,成长春表示,这两个判断都不是今天才有的,“最起码有10年以上”。

  那么,究竟是什么制约了江苏海洋经济的发展呢?

  江苏沿海面积广阔的滩涂,被广泛认为是制约海洋经济发展的客观因素之一。数据显示,江苏沿海海堤外滩涂面积达 750 万亩,占全国滩涂面积1/4 以上。

江苏省东部沿海滩涂 图/图虫创意江苏省东部沿海滩涂 图/图虫创意

  江苏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李洁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江苏沿海资源禀赋,跟其他的沿海地区不一样,海岸线主要以滩涂为主,制约了港口航运、海上石油开发等大型项目的实施。

  “因为在滩涂上,无法修建良港。”李洁解释道,“这是没有办法改变的自然条件。”

  成长春则认为,江苏海洋经济落后,其中一个客观原因是,江苏沿海地区城市较少。他说,“江苏沿海只有3个地级市,但山东有日照、青岛、烟台、威海、滨州等城市;广东临海的地级市更多,经济体量和人家比较起来,也不是太强。两个因素叠加在一起,就形成了现在的局面。”

  在成长春看来,这一局面的形成也和江苏发展的重点区域有关。一直以来,江苏发展的重点在沪(上海)宁(南京)走廊,虽然后来提出了“四沿”的概念,即沿沪宁线、沿长江、沿东陇海线以及沿海,但多年来苏南发展较快、苏北整体上发展相对滞后的局面,仍难以在短期内得到改变。

江苏连云港城市景观 图/中新图片江苏连云港城市景观 图/中新图片

  江苏沿海的两个主要城市——盐城和连云港,皆属于苏北地区。成长春表示,从发展的实际来看,苏北地区整体上发展相对比较滞后,“跟多年来的发展基础也有关系”。

  成长春领衔的长江经济带研究院课题组,2017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江苏海洋经济发展区域主要在近海岸线,在深远海实施养殖、远洋捕捞、油气开发、可再生能源利用等方面较为落后,尤其缺乏科技含量高、引领带动作用强、经济总量大等项目的拉动支撑。

  此外,区域行政壁垒也被认为是制约江苏沿海城市发展的重要障碍。有舆论认为,江苏沿海在城市规划、产业布局、项目招商引资和资源利用方面,区域行政壁垒问题突出。在资金投入和产业选择上,也存在各自为政的现象,区位、资源优势没有得到充分发挥。

  而从海洋产业来看,连云港、盐城、南通三地同质化竞争现象较为严重,没有形成产业链配套体系,企业相互之间也没有在产品生产环节上形成更加细化的分工与合作。

  制约与机会并存

  事实上,江苏很早就意识到上述问题。今年4月,江苏召开全省沿海发展座谈会,会上指出“沿海地区是全省发展的重要轴线,事关全局和整体”。

  今年8月,江苏发布《江苏省“十四五”海洋经济发展规划》(下称《发展规划》)。

  根据《发展规划》,江苏将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海洋先进制造业基地、全国领先的海洋产业创新高地、具有高度聚合力的海洋开放合作高地、全国海洋经济绿色发展先行区、美丽滨海生态休闲旅游目的地。到2025年,全省海洋生产总值达到1.1万亿元,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超过8%。

  “在省级层面,江苏早就意识到了(问题)。在我此前参与的研讨会上,一些来自盐城、南通、连云港等城市的研究者和政府部门领导都有呼吁,提出过相关设想。”安徽省社科院城乡经济研究所所长孔令刚说。

  过去江苏参与推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更多的是以苏南和沿江为主对接融入,而现在上海处于功能疏解、发展提升阶段,苏南和沿江也需要转型发展,沿海地区后备资源丰富、后发优势明显,政策利好之下,江苏沿海地区将有望迎来进一步发展。

江苏沿海地区发展总体布局图 图/《江苏沿海地区发展规划(2021-2025年)》江苏沿海地区发展总体布局图 图/《江苏沿海地区发展规划(2021-2025年)》

  “江苏海岸线的特点,有一定的制约,但是也有一些机会。”李洁认为,“江苏海洋经济未来发展的态势非常好,亮点也比较突出。”

  李洁所说的“亮点”指的是,海上风力发电、海洋生物医药等新兴产业。2020年,江苏海洋电力业、海洋生物医药业、海水利用业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快速发展,分别比上年增长22%、10.9%、10.3%。

  得益于南通、盐城等沿海地区海上风电的迅猛发展,截至2020年底,江苏省海上风电累计装机573万千瓦,占全国六成左右,稳居全国第一。

  推进江苏沿海地区的发展,也将有助于长三角一体化进程。

  成长春认为,对于长三角以上海为中心的一体两翼的发展,江苏沿海地区有着重要的地位和作用,如果长三角北翼沿海地区发展是个洼地的话,对于整个长三角地区发展都是不利的。

  “通过《江苏沿海地区发展规划(2021-2025年)》的实施,可以推动江苏沿海地区的发展,振兴苏北,带动皖北,促进长三角地区的协调均衡发展”,成长春说。

  上海社科院研究员、原副院长何建华认为,长三角一体化发展过程中,一个越来越明确的共识就是,江苏沿海是撬动苏中、苏北整体发展水平提升的战略支点,是支撑长三角地区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战略要地,是服务国内国际“双循环”战略的枢纽所在。

  “从这个角度来说,江苏沿海地区加速隆起,其时已至。”他说。

责任编辑:王珊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