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兴堡与武状元

神木有些地方,看名字即晓来历,比如三塘。后人少知,常错写作“三堂”,收录进了官方地图,一时恐难更正。

北出神木城,过石壑则,向府谷方向,有一条柏油车道,乃古塘马大路,路左傍着黄土高原上的低山丘陵,下面多是院落人家;右边临着玉米良田,下面是小河浅浅,流淌在偶尔裸露着煤层的石崖夹岸之中。

暑气已退,秋露初降,我们奔赴永兴堡子,车窗外不时闪过那些村庄标识牌:二堂、三堂……此堂,即彼塘,与堡、汛、铺,同为明清军事交通用语。凡十里设一塘或一铺,主要用以传递公文。

三塘,史册中称浊轮川。宋太宗雍熙二年(985)初夏,这里曾发生过一场恶战。党项李继迁进攻麟州,败于宋将王诜,死伤甚多,丢盔弃甲而逃。就是这个王诜,一年以后,以语激杨业,逼迫令公贸然轻进,最后被俘绝食而死。

杨业,麟州人。永兴北十里,即麟州故城,俗称杨城,因杨业父杨弘信、弟杨重勋、侄杨广扆祖孙三代世守而得名。

武风如此强劲的杨家将故里,理应盛产猛士骁将。这永兴,过去就有一位能擎举碾石的武状元武凤来。

过了三塘,再过五塘,沿着路标,我们顺利抵达永兴堡。

永兴堡,陕北明长城三十六营堡之一,成化十一年(1475),延绥巡抚余子俊遣镇羌指挥宋祥修筑,万历三十五年(1607)曾经包砖。

事实上,永兴堡没能像名字寓意的那样永久兴盛。经过五百年自然与人为的摧折,堡城已毁损得十分严重。约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堡内居民陆续外迁,拆除砖石,砌墙修房,堡内基本被垦作农田。

永兴堡坍塌了,庙宇还保留有好几座。我非常惊讶,一个山头竟然有如此众多的宗教建筑。神木政协文史专员张耀威将我们带领至堡内废弃的娘娘庙。匆匆参观完破败的娘娘庙,大家又被附近的一株古松吸引了。走在树下,才发现旁边还有座大仙庙。看标牌,树龄五百年。想来武凤来还见过这树,这树也曾一睹武状元的风采。

据说,以前堡周围好多这样大的古松柏树,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才被砍伐,用作神木大礼堂的建筑木料。

武凤来是永兴人,嘉庆十八年(1813)中武举,二十二年(1817)高中武状元。

武凤来自小就没了爹妈,由叔父母抚养成人。这一点可从嘉庆二十四年朝廷为武凤来颁发的诰命得到印证。圣旨为五彩云纹绢本,汉满双语书写,略有残缺,现由武丕承保存,笔者亲见过,兹释文如下:……家有孝慈之范,美以相继而彰;国崇褒锡之文,恩以并推而厚。尔赵氏,乃汉头等侍卫、加一级武凤来之胞叔母,德可相夫,教能启后。一堂环佩,和音克著其慈祥;五夜机丝,内治聿昭其柔顺。兹以覃恩,貤封尔为夫人。于戏!溥一体之荣施,鸾章贲采;表同心于训迪,象服分光。

制曰:家有孝慈之范,美以相继而彰;国崇褒锡之文,恩以并推而厚。尔刘氏,乃汉头等侍卫、加一级武凤来之继叔母……

汉头等侍卫加一级武凤来

嘉庆二十四年正月初一日

同一圣旨上记载的两条公式封文几乎一样,只改动两字,放到现在,是典型的懒政。

武凤来折桂归来,在永兴堡外不远处,修建魁星楼。

魁星楼历经二百载风风雨雨,目下砖瓦散落遍地,只存遗址,实难想象当时壮观。民间至今还有一句口谑儿,夸张它曾经的雄伟:永兴有座魁星楼,半截入在天里头。

一个耳朵里面有四个耍钱儿的,还有两个看场儿的。

魁星楼建成,武凤来之后,永兴再无大人物出现。

今年八十高龄的武老,步履却矫健,带着我们一行曲折迂回地行走在秋草丰茂的黄土高原山峁上,不多时便到看似无奇的武状元墓地——参将圪垯。

参将,三品武官,一般是清朝武状元的为官起点,也是武凤来仕途的终点。

道光十六年(1836),武凤来高中武状元已经二十四年。是年十月初五,山西老营营参将武凤来,经巡抚申启贤推荐,并由兵部带领引见。道光皇帝对他印象极佳,准其升职。两日后,即十月初七,武凤来上《奏为奉旨补授广西梧州协副将谢恩事》:广西梧州协副将奴才武凤来跪奏,为恭谢天恩,仰祈圣鉴事。

窃奴才一介庸才,知微识浅,由武进士殿试第一甲第一名恩赏头等侍卫,在大门上行走期满,以参将用,选补山西参将。今蒙恩放广西梧州协副将,经山西抚臣申启贤给咨送部,于本年十月初五日经兵部带领引见,奉旨:“武凤来,准其补授广西梧州协副将。钦此。”伏念奴才叠邀殊恩优渥,深愧报称毫无。兹复仰沐温纶,准授今职,荷隆施之逾格,倍感悚以难名。

伏查梧州为边陲形胜之区,副将有表率营员之责,该处三江孔道,两广咽喉,水陆通衢,苍梧要地,一切巡防弹压,在在匪轻,责任愈重,图报愈难。奴才边徼武夫,深虞陨越,五中循省,兢惕弥增,惟有吁求恩训,敬谨遵循,实心任事,操防营伍,训练戎行,巡缉弹压,益矢奋勉,竭尽驽骀,以冀仰酬高厚鸿慈于万一。所有奴才感激下忱,理合恭摺叩谢天恩。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道光皇帝阅览此奏章,在“武凤来”三个字旁边朱批:壮实。

武凤来在副将的位子上坐了一年多点儿的时间,就遭到两广总督邓廷桢的参奏。邓廷桢是南京人,以与林则徐一起禁烟而知名,嘉庆二十年至二十二年(1815—1817)在任榆林知府,其间写了一些诗篇,很能反映地方风俗。

邓廷桢离开榆林与武凤来高中武状元是同一个年份:嘉庆二十二年(1817)。很可能两位在此有过交集,或至少互有耳闻吧。

道光十八年(1838)三月初八,莅职不久的两广总督邓廷桢上《奏为梧州协副将武凤来声名平常,不胜副将之任,请以参将降补事》:两广总督臣邓廷桢跪奏,为副将声名平常请旨降补以肃营伍,仰祈圣鉴事。

窃照武职副将为二品大员,有协镇地方,表率弁兵之责,必须持躬谨饬,方足以肃行伍而著声威。兹查有梧州协副将武凤来,年五十一岁,陕西一甲武进士,由头等侍卫荐升今职,于道光十七年二月十二日到任,先经臣委令接护越南国贡使出关,尚未回任。该员居心猥鄙,声名平常,臣在广东先有所闻。兹因校阅西省营伍,沿途覆加访查,舆论佥同,实属不胜副将之任,相应请旨将该副将武凤来降为参将,归部掣补,所遗梧州协副将印务,查有卸署浔州协副将事提标中军参将德年,堪以暂署,俟部覆开缺至日,照例办理。所有甄别副将缘由,谨会同广西提督臣陈阶平,恭摺具奏,伏乞皇上圣鉴,敕部查核施行。再,该员现在出差,弓马未经考验,是以不列大阅案内,合并声明。谨奏。

道光皇帝尊重邓廷桢的建议,武凤来被迫降官贬职。他的余生,大概在山西抚标中军参将任上退位了。

武凤来殁后,官印与顶戴还保存了一段时间。清末民初,神木土匪横行,一天,一伙穿着军服的强人路过永兴,打家劫舍。状元的后人急忙用被子掩藏,装成坐月子的样子。可惜即便如此,这些东西还是未能幸免,终究被抢去了。

在参将圪垯,神木政协文史专员郭少艳对武凤来的七世孙进行了专访。武二宝经营神木传统美食店多年,广为食客所知。我几次建议他,在营销中适当宣传武状元,甚至“武二宝传统美食”可改成“武状元传统美食”,那样既能增加文化内涵,又能推广地方名人,何乐而不为呢!他认为,此法欠妥,有“后人没本事,要凭先人来吃饭”的嫌疑。

神木文旅集团在文化传承上常有担当,其控股的神木味道酒店,二楼电梯口立有清朝神木两位武状元武凤来与秦钟英的铜铸像。我瞎想,留一个包间命为“状元府”,对武凤来、秦钟英的生平事迹进行一定的展陈,是否会更好?

窃以为,这两位武状元,应该得到进一步的尊重,至少在那些熊府、赵府、王府中分得一席之地,而非屈尊在电梯口辟邪。

采访完毕,我们一路驱驰,直奔水头沟烽火台。途停高庙,又见不少古松,苍翠可爱,一株株挺立在悬崖上,傲然风雪,树龄均在百年以上。

登上水头沟烽火台,极目远眺黄土高原,苍苍茫茫,郁郁葱茏,山壑成海,松风如涛,顿觉人生之短暂与渺小。人类之可悲之伟大,皆在于刹那中追求恒久的不死精神。这或许也正是“永兴”的命意所在。

赵无论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李小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