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陶勇医生那样笑着面对医患关系

  近日,曾在暴力伤医事件中遭受左手骨折、颅脑外伤、险些丧命的北京朝阳医院眼科陶勇医生,收到来自北京四中5名高中生的来信。这些高一年级学生向陶勇请教如何确定人生目标,并一直坚定走下去。其中,有想学医的同学表示,面对社会伤医事件频发、网友吐槽“学医苦、学医累”、家长持反对态度等种种困惑,自己也很迷茫,不知道是该坚持还是放弃。


  陶勇是医学博士,博士生导师、教授,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眼科主任医师,“中国医师奖”获得者。这样一位给无数患者带去光明的优秀医生,却在一场暴力伤医事件中险些丧命,如今已无法从事临床工作,让人痛心疾首、扼腕而叹!暴力伤医者纵然受到严惩、被判死缓,也无法弥补自己犯下的罪行。


  作为受害者,陶勇是怎样看待医生职业的?又是怎样看待医患关系的?陶勇的回信发表在《新华每日电讯》公众号上,读来让人深有感触。


  在信中,陶勇讲述了自己如何从一年前的伤医事件中走出来,“走遍天下都不怕,靠的是‘笑忘书’、‘职业书’这两本书”。“职业书”,自然是指学好专业知识,用自己所学为患者提供高质量服务。而‘笑忘书’,则是“笑对苦难,忘掉悲伤,不忘初心,坚持选择”。


  陶勇特别举了“中国围产医学之母”严仁英教授的例子——作为协和医院的妇产科专家,她曾在厕所里打扫卫生长达十年之久,面对苦难,严教授说了八个字:“能吃能睡,没心没肺。”乐观看待挫折,微笑面对困难,学医便不觉得那么苦,当医生也不觉得那么累,“医生的日常工作,不仅没有让我觉得厌烦,反而成为精神力量的源泉。”


  陶勇医生笑着面对工作中的苦和累,也笑着面对复杂的医患关系。不因个别患者胡搅蛮缠就认为患者都不讲理,更不因自己受到暴力伤害就对医患关系灰心。陶勇特别提到,当他受到攻击时,多名患者及家属勇敢地替他挡刀。这说明伤医只是极端个案,而绝大多数患者是支持、理解、尊重医生的,这才是医患关系的主流,医生和患者的共同敌人是病魔,而不是彼此。

  陶勇医生能够笑着面对医患关系,不只源于他的大格局,更因为我们的医患关系原本就不差,至少没有一些人想的、说的那么差。事实上,但凡人与人打交道,总难免有这样那样的误解、摩擦,医生这个职业如此,其他职业同样如此,重要的是看到主流,不能一叶障目、以偏概全。

  希望所有医生都能像陶勇那样笑着面对医患关系。有理由相信,多一些这样的医生,我们的医患关系定会越来越和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